主页 > mac电脑教程 >

iphone错误代码14000(iphone错误代码47是什么意思)

2021年航运业的营收利润已经直追科技巨头了。根据咨询公司Drewry Maritime Research的数据,如果运费继续上涨,2021年,集装箱航运公司总体营业利润将达到1000亿美元左右,这是他们在2019年获取利润的15倍以上,甚至可能超过苹果等科技巨头的利润。

以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为例,2021年初,关注该企业的金融分析师估计其2021年营业利润约为45亿美元,但目前看他们的估计完全错误,由于全球供应链混乱导致运费飙升,预计马士基全年利润可能达到145亿美元。

在全行业都有望拷贝马士基非凡财务业绩的同时,对天价航运费用的不满之声也日渐公开化。

一位从事中欧贸易的业内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往到欧洲港口的价格在1500~2000美元左右,而目前为14000美元以上,虽然考虑到之前美元有所贬值,但是也较为离谱了,虽然船公司此前亏损,但业内认为他们在过去的几个季度里已经赚回了过去十年的钱。

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副会长霍建国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海运价格猛涨和美元有一定的关系,也与航运被一些海外公司垄断有一定关系。

据悉,排名前十的集装箱航运公司控制着全球80%以上的运力,并且建立了三个强大联盟。此前,美国司法部曾对该行业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反垄断调查,但最终于2019年放弃。不过,在航运费暴涨、供应链受阻、美国农业等强势贸易团体到国会抱怨并推动相关法案的当下,拜登政府再次将该行业放在聚光灯下审视,今年七八月间,责成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分别推出两项调查,分别指向竞争和高额成本。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这些调查最终出结果的时间已经排到了12月,在圣诞旺季已经提前到来的当下,航运费高企有无破解之法?

iphone错误代码14000(iphone错误代码47是什么意思)

中美航线运价回落但仍在高位

第一财经记者查询集装箱运输平台Seaexplorer数据显示,虽然同十天前相比有所缓解,但截至8月20日,全球有超过79个港口陷入拥堵,超过342艘船舶停靠在港口外等待进港。该平台并提示,目前各大洲的许多港口都面临运营中断。

当下,欧美零售业进口商为了能顺利在年底赶上消费旺季,已提前下订单,这让第三季航运运价更旺、港口也愈发拥挤,塞港情况时时发生,加之德尔塔变异毒株的蔓延,对不少国家的港口运营造成重大影响。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与Freightos推出的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Freightos Baltic Index),截至20日,此前高涨的中国/东南亚-北美西海岸和中国/东南亚-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从平均超过2万美元的高位回落,其中前者价格为15809/FEU(40英尺标准集装箱)美元,后者价格为17584美元/FEU,但仍较疫情前的价格相差甚远。

多年来,集装箱航运公司由于运力过剩,回报微薄,但疫情以来航运公司打了翻身仗。以德国赫伯罗特公司(Hapag-Lloyd AG)为例,其财报显示,在过去六个月中,该企业的的收入超过了过去十年总和。

此前,有观点认为,随着船舶订单再次增长,这种繁荣肯定会转瞬即逝,然而,港口拥堵和即将到来的圣诞节高峰期可能会给海运系统带来进一步压力,现在很少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航运乱象能在明年得到很大改善。同时,如客户出于锁定运力的想法签署长期合同,集装箱运输公司能够锁定更高价格。

“我们的船很多,但我们的船多租用给欧美公司,由他们控制着运价,运价受到了比较大的压力。因为现在大的航运公司基本都在欧美手里边,我们的掌控能力有限。”霍建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可以看到的是,由于货物塞港以及运费高企,航运公司客户的不满正在发酵。

而不少同第一财经记者“诉苦”的外贸人士则表示,虽然价格涨了快10倍,还有层出不穷的拥堵附加费,但服务质量并没有好转,可以说是“价格上去了、服务质量下来了”。

近期,代表数万家企业的英国商会已联名致信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要求对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700%的集装箱租赁成本问题进行正式调查,特别是有关“国际航运和海运集装箱租赁市场的运作问题”。

前述中欧贸易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采取FOB模式进行价格结算,该模式下前期物流费用以及报关等费用由出口商承担,后续海运等费用由客户承担,所以目前中欧之间超过1万美元/FEU的海运价格让英国客户也没钱赚了。

iphone错误代码14000(iphone错误代码47是什么意思)

白宫、国会都要出手

此前,由于美国塞港现象时有发生,白宫曾宣布成立由美国商务部长、交通部长和农业部长“挂帅”的供应链中断工作组,白宫出面公开点名航运三大联盟(2M、THE 联盟和海洋联盟)控制全球80%以上的集装箱运输市场形成垄断,并呼吁FMC与司法部合作调查和惩罚反竞争行为,但收效甚微。

8月初,FMC宣布要求包括德国赫伯罗特公司在内的八家海运承运人就他们已实施或宣布的与拥堵相关的附加费做出答复,并将对此展开快速调查。

FMC还表示,采取这一行动是为了回应来自多方的投诉,投诉称海运承运人未正确收取附加费。前述八家海运承运人都在近期实施或宣布要征收拥堵或相关附加费。

“与疫情相关的进口需求激增已将货运率推至历史新高。”FMC主席马菲表示,“现在,我们听到越来越多的汇报称,海运承运人在几乎没有通知或解释的情况下评估新的额外费用,例如‘拥堵附加费’。”

“货运系统的拥堵远非突然发生或孤立于港口或地理区域的事件,而是无处不在,并且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在我看来,这些因素已经包含在运营商收取的创纪录高价之中。”马菲评价道,“作为FMC主席,我想知道运营商收取额外费用的理由,我强烈支持FMC执法局的严密审查,并阻止征收任何可能不完全符合法律或法规的附加费用。”

不过他也表示,2021年上半年美国的进口量比以往任何一年都多,而运力需求在2022年底之前不会消退。

此前,FMC已经对马士基等在内的九家船公司进行审计,就这些航运企业是否利用市场垄断向托运人收取滞纳费和滞纳费进行调查,据悉FMC将在9月2日提交中期报告,并在12月2日提交最终报告。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即便产生罚款,最高也就是六位数。

与此同时,在美国农业出口商的压力之下,目前美国国会也在酝酿一份2021年海运改革法案,其核心指向滞箱费和滞港费的合法性问题。由于该法案受到国会内两党支持,预计通过概率较大。